代数定义域

OMG3校对基本(手机查阅使用)

第三章: varsity basketball captain, sameen shaw.

篮球是Sameen Shaw的挚爱。她深爱这项运动,因为篮球没什么偶然性——你打得好就能赢。

作为一个身高只有5'4"(译注:162.56cm)的人,从身体条件来说,她这样的个子是进不了校队的/信服不了全队的(更不必说成为近八年来最年轻的校队队长)。进一步说,她的身高限制了太多选择,她本应与集体项目等团体运动彻底无缘。

Sameen并不应该擅长篮球,但恰恰相反,她打球非常厉害。她擅长制定策略,组织全场进攻,用她灵活的身体挡拆,用她高昂的斗志感染身边每一个队友。

她场上的队友并非私下亲密的朋友。但她们是冠军。Shaw认为,如果她们稍微有点理智,那她们就会明白哪一种关系更重要些。

严格意义上说,Shaw没有任何真正的朋友。她有自己的队友和同学,老师和教练,医生和心理咨询师。她的母亲,是一位非常严格的经济学教授,但是Shaw可以同她谈论任何她想要说的。Shaw从她父亲的姓。姓氏是父亲留给她的最重要的物件,缝在他的外套/防弹衣里。Shaw使用父亲的姓作为她的名,并穿上那件夹克睡觉。Shaw认为,她的父亲也许会成为她的朋友,如果他能在那场车祸中幸存下来。在薛定谔理论下,他是她的朋友:只要他不在这世上,她永远不会知道他是不是真的会成为她的朋友。而他则永远处于死亡的状态。

“你对薛定谔理论有多熟悉吗?”她的一位前心理咨询师惊讶地问道。

“我对死亡和生存的本质非常感兴趣。”她这般回答。

心理医生已经对她的心理健康亮出红牌,她的母亲也动怒了,“Sameen,不要玩弄你的医生浪费他们的时间,了解自己的内心很重要,这正是他们想要帮助你的事。”

Shaw不太关心什么是“了解自己”。她关心的是考入一所好大学,读医学院,将来有所作为。

聪慧睿智的人可以成大事。才华横溢的人可以成大事。勤奋努力的人可以成大事。

Shaw清楚自己以上三种皆有之,所以她确定自己会大有所为。定是个大人物。

(Shaw knows she's all three, so she sure asshit better make a difference. A big one.)shit better 没有翻出

因此她选修了所有大学先修课程。事实上,去上先修课是一个避免无聊的有效方式。当她因为无聊而感到烦躁的时候,Shaw就会想要把内心的怒火发泄出来——通常是在实际中点燃一些物品。

......比如 Martine Rousseau的车(原因是上回她和表弟一起去看泰坦尼克号,他们坐在Martine和她那群小跟班的后面几排,Shaw强行憋笑,但她控制不住她自己。这电影拍得简直是太他妈好笑了,她笑了,是的她一个人在后面笑开了花。Martine和她的跟班都转过身来望着她“失了智吗”,并且还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她“行为怪异”。

Shaw在Sam的前面坐下——不,这不再是她的名字,现在是Root。是的,Root——这是固定位置顺序,几乎所有AP课程她们都这样一前一后地坐。去年,Root在AP Lit课程写的一篇文章获得了一些奖项。Shaw没有选修AP Lit课程,因为诗歌只会让她觉得头昏脑涨。

Shaw渐渐习惯身后Root的自言自语。Root可能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她正在自语,也没意识到其它人会听得到并且觉得这会让人不快。但Shaw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的。

Shaw知道Root对她深度意乱情迷。有时候她会听到Root一个人在那里喃喃私语例如“今天她又穿着她那件星期一卫衣”,而当天Shaw意识到,她正是穿着和昨天一样的衣服。Shaw暗自发笑,假装没有听到,因为她认为Root的自言自语可能极具隐私性。无论是Root还是她脑海中自言自语的对象,显然对Shaw的耳朵相当痴迷。

Shaw有时会故意装作心不在焉的样子,用手指头沿着耳朵的轮廓开始画圈,然后数秒,直到再次听到Root的呼吸声。

Shaw猜想在某些方面,Root跟她相似。Root从未言及,将来也不会提,但Shaw发现了一些清晰的迹象。 Root毫不掩饰地跟踪她,而Root无论是在虚拟的网络里,还是现实的生活中都在做些见不得光的事。有一件事令人印象深刻, Root在她的储物柜里放置了一组刀具和伪造的证件(这俩足以实施跟踪游戏)。

当她和其他人交流时,Root可以一直看着对方的眼睛,表现得活泼,有说服力和生气勃勃(Root can look people inthe eye and be vivacious and eloquent and bubbly when she talks to them.。Root可以随意遣词造句,与她交谈就如同在听古典音乐或娟娟流水般美妙。Root真的很聪明,相当擅长与人打交道/做正常人Root is really smart andreally good at being a person.

但是Root常常在澡堂或者操场自言自语,事实上只要她觉得自己是独自一人时她都在自言自语。当制造麻烦,惹上麻烦或目睹麻烦时,她只会坏笑;当看到鲜血时,她的眼神会发光;当看到亲密行为时,她的嘴角会表现出相当不屑。Root看起来就像营养不良,睡眠不足,大部分时间无家可归,但她的双眼炯炯有神,总是明亮,锐利,充满激情。

Shaw试着去感受,人们是如何做事,如何理解事。Shaw就是Shaw,而其他人有时是如此……不可理喻。她很想知道,她怎么就跟Martine那样的家伙属于同一个物种,她们只关心那些最愚蠢的事情。

Shaw发现,有时候像读台词一样说自己的话是更简单的交谈方式,脱口而出,然后随它去。Shaw对Root的身体有一些迷恋,但也仅此而已。Shaw足够聪明,她了解她自己,也清楚Root就像一只蜷坐在高处的猫,看着白痴老鼠掉入陷阱,命丧黄泉。Root就像一名狙击手。一名桀骜不驯毫无道德感的狙击手... Shaw知道Root完全不在乎也不在意人类。

Shaw不会在意,Root不在意。这一点对Shaw很重要。这就是相似和差别之处。

Root同样认为泰坦尼克号是一部令人发笑的烂片。

……不得不说她身材很棒,相当火辣。有种又高又瘦,处在女孩和女人交界时期的那种性感。Shaw认为Root就像一只笨拙的小鸭,有朝一日睁开眼,就会变成美丽的天鹅。Shaw常常幻想这样的场景——手臂环绕着Root,嘴唇与她的皮肤亲密接触,双手在她的身上到处游走。

但是Root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年轻的神,Shaw读了足够多的希腊神话,她知道这大概是一个危险的事。

 


评论